街头人手一件“加拿大鹅”店员道出真相90%都是假货

导语:加拿大鹅又买断货了?!这似乎不是新鲜事儿。每年冬季,身着这一“洋品牌”的型色男女走上一线城市街头,用“三步一大鹅,五步一北面”来形容此景甚是贴切。

加拿大鹅又买断货了?!这似乎不是新鲜事儿。每年冬季,身着这一“洋品牌”的型色男女走上一线城市街头,用“三步一大鹅,五步一北面”来形容此景甚是贴切。很多人不解,万元一件的羽绒服,为何会在北京上海“烂大街”?新浪财经走访发现,加拿大鹅饥渴营销是事实,京城三家专卖店均”一货难求“。但更重要的是,市场上假货横行,销售链甚至延流出“广深货”和“江浙货”的评价体系。

“今年7月推出‘一小时极速达’服务,已覆盖其全国所有门店。”山姆会员商店中国首席采购官张青表示,线上卖菜订单量占山姆电商订单量近70%,成为山姆全渠道发展中重要的驱动力之一。

1月7日,受强冷空气影响,位于江西省九江市武宁县甫田乡的太平山景区迎来降雪。整个山岭白茫茫一片,形态各异的雾凇挂满树枝,山坡上的植被也披上了一件晶莹剔透的白色“外衣”。寒风凛冽,气温极低,加速了雾凇的形成,松树上的松针也裹上了一层厚厚的冰挂,宛若冰雪童话世界般的景致,俨然一派北国风光。

“很多网红,像是小红书、抖音、微博网红,他们穿的加拿大鹅也都是假货。甚至有的网红买来的款,我们品牌还没设计出来,也根本没生产过。”三里屯加拿大鹅店员说。如今,加拿大鹅这个曾经的“羽皇”已经沦落到第二梯队,并不是价格便宜了,而是一穿出去就被认为是“假货”。

甚至有店员直言,”现在看到满街大鹅,有90%以上都是假鹅“。

记者注册了几家互联网平台,多数菜品价格要比普通线上生鲜平台以及线下零售商要便宜。比如“多多买菜”平台上,鸡蛋单价约0.8元一枚,“盒马”APP一枚鸡蛋只需0.6元。此外,有的平台推出“限时限量”抢购低价生鲜商品来刺激消费。

“互联网巨头进入社区团购,短期有较大冲击,但另一方面也倒逼我们转型优化。”广州社区零售店胜佳总经理麦家应向南方日报记者表示。

传统小商贩如何应对?

“你们现在看到满大街加拿大鹅,有90%以上都是假鹅。”北京三里屯加拿大鹅店员表示。

互联网巨头入局社区团购卖菜,引发蝴蝶效应,零售商超也加快线上卖菜进程。

归根结底一句话,“很多人,穿大鹅只是穿个商标”,王晓晓说道。

互联网巨头大战“菜篮子”

上述三步走之后,加拿大鹅“难买、极地御寒”的印象一下子立柱了,再加上“100%Made in Canada”的噱头,消费者趋之若鸿,排队2小时也愿意等。三里屯加拿大鹅排队、限流时,其他几家奢侈品大牌店只能羡慕,直呼内行。

整个山岭白茫茫一片,远处是太平山,俨然一幅山水风光画。罗鑫钢 摄

当前,互联网巨头处于菜市场“群雄厮杀”的入局阶段。巨头入局的背后本质是资本逐利,争夺新的流量入口。

首先,雪鹅改掉原来的名字,换成了更时髦的Canada Goose,并更换极地商标。90年代,雪鹅第三代“厂长”Dani Reiss发现,人们对加拿大风光好奇,愿意使用带有极地风情的产品。

有数据预测,2020年生鲜线上销售额增长率将达到179%。

据中新网报道,一些原本加拿大鹅的代购商,近几年也开始卖“假鹅”,甚至有代购宣称自己“假鹅”的销量是“真鹅”的3、4倍。

有媒体认为,加大拿鹅在过去几年“限制产能+高价”,把奢侈品运营饥渴营销的精髓学走了。种种操作,把这个品牌与专业、功能进行了绑定,还成为明星拍戏的必备品,在《007》、《X战警2》中都有出镜。

就是这样的一个工装加工厂,如何成为售价近万元,与华伦天伦、Fendi、 Burberry等众多奢饰品共同进驻SKP、三里屯Village北区的奢侈品?实际上,让消费者接受加拿大鹅近万元的价位,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这一过程,加拿大鹅走了19年。

成立于1957年的加拿大鹅(Canada Goose)原名雪鹅(Snow Goose),初期是一家为加拿大安大略省警察制作巡查员羊毛马甲、雨衣和雪地服的平民厂家。雪鹅最早定位,便是相对专业的以御寒为目的的“工装”。也可以理解为,一家制作各类制服、保安服的OEM厂商。当时的雪鹅还很平价,甚至很长时间内,它都没有一家自己的门店,走的都是经销商的渠道。

京城再断货? 想买要等春节后

零售商超加快线上卖菜进程,使得一个问题更加凸显:大企业与小商小贩如何在合理的市场规则下共生。

线下商超纷纷“线上”卖菜

今年年初出现的疫情,线上消费的需求大大增加,市场的变化又进一步促进了线下零售店加码发展“到家”业务。

业内认为,即使互联网巨头全面进驻社区电商,传统的菜市场也不会消失,因为仍有群体需要,比如不会手机支付的老人。但菜场商贩们会面临人流减少、生意下降等问题,生存空间受到挤压,如何帮助他们积极应对是当务之急。

受加拿大鹅启发,近些年,羽绒服品牌都喜欢打着“南北极科考”为自己的专业性背书。加拿大鹅的入侵,无疑搅动了中国羽绒服市场,带动羽绒服价格集体飙升。

“断货是必然的,过完春节再来买吧”,站在空荡荡的货架旁,北京SKP加拿大鹅专柜人员的回答很是淡定,甚至露出了几分优越感。她表示,想要大鹅应该在秋天来买,“到了冬天必然断码、缺色,断货那也是常态,年年都这样……”。

近日,加拿大鹅的热销已经在网上成为段子,“三步一大鹅,五步一北面”,北京地铁“人均加拿大鹅”,甚至有的人“没穿大鹅都不好意思坐地铁”。这样昂贵的价格,如何做到“人均加拿大鹅”?

——沃尔玛联合平台京东以及生鲜商品供应商,携手打造“生鲜联盟”。目前,全国已有近30个城市的180多家沃尔玛门店入驻京东到家平台。

其实,社区团购买菜并非是一个新鲜的概念。早在2016年,社区团购买菜便依托微信迅速发展起来。今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给社区团购行业带来新的机遇。根据艾媒咨询数据预测,2020年社区团购市场规模预计将达220亿元。

阿里巴巴依托线下的“盒马鲜生”零售超市以及“盒马”APP为社区居民提供送菜上门服务;滴滴在今年6月率先跨界上线社区团购APP“橙心优选”,并向全国各个城市推广;美团点评紧随其后在7月宣布开辟“美团优选”业务;拼多多也在其原有“拼购”销售模式基础上推出“多多买菜”平台,社区团购卖菜市场的争夺战正逐渐白热化。

很多年轻人发微博感叹,“攒钱买大鹅。”在加拿大鹅的官方旗舰店,销量排名最高的Langford大衣和Trillium大衣,售价分别为9100元和8600元。即便是通过代购购买,加拿大鹅的售价也在6500至8000元不等。

加拿大鹅虽然火爆,但是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这个“草”并不好拔。

——家乐福中国借助苏宁易购上线“1小时达”服务,家乐福门店生活圈3公里范围内的消费者都可享受苏宁易购APP下单,由家乐福门店发货,1小时急速到家。依托家乐福的209家门店,把苏宁菜场的“预售自提”模式也打通了。

对于很多代购转型卖假鹅的新闻,代购王晓晓解释,“逻辑很简单,加拿大鹅跟国内的差价就1000-2000,代购竞争也很激烈,去掉运费每件只赚几百块。假鹅就不一定了,根据不同的产地、质量,进货价350、500、600不等,有的厂家低到你无法想象,转手就卖两三千。真鹅就不同,中国代购几乎把门店掏空,像是飞行员夹克常常要去好几个店才能抢到,也就赚几百。卖假鹅不香么?”

实际上,加拿大鹅官方销量并没有增加,反而减少了。截至2020年9月末的上半财年,加拿大鹅的亚洲市场收入同比下降23.58%,至51百万加元(约合人民币2.6亿),同比减少8152万元人民币。

琼枝玉叶,粉妆玉砌,皓然一色。罗鑫钢 摄

雪后初晴,起伏的山峦被白雪覆盖似银蛇舞动,分外妖娆。罗鑫钢 摄

最后,加拿大鹅一改此前的风格,主打深色和黑色,设计也更加简约时尚,并且增加女款。改完设计以后,加拿大鹅开始把自己像一个奢侈品牌一样运作,虽然不像奢侈品生产限量款,但是产能一向不足,就像刚刚发布的iPhone。

正是看中庞大的市场规模,互联网巨头纷纷通过投资、并购等方式进一步渗透社区团购行业。

昔日被吐槽“土挫丑”的波司登,深得加拿大鹅的精髓,披上“户外+极地科考”的外衣,终于在极寒天气中凭借硬核的保暖性,冲进双十一女装销量第一,双十一销售额破15亿。羽绒服中的高单价产品占比从10%提升至30%。杨幂代言的“极寒系列”,价格更接近2000元。

有人提出质疑,互联网巨头远低于市场价的销售行为是否构成恶性竞争。“目前还不好判断。对于低于成本价销售行为主要通过‘反垄断法’进行规范,但是适用的前提是,经营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律师、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表示。

——大润发引入了盒马鲜生,将其作为互联网“生鲜导师”负责升级改造大润发门店的生鲜餐饮板块。同时,还推出“大润发优鲜”APP,凡在大润发门店3—5公里的顾客,即可享受线上1小时送达服务。

满街大鹅跑? 店员:90%是假货

中国连锁经营协会会长裴亮分析认为,互联网巨头下沉社区团购将对未来零售业格局产生较大影响,甚至是冲击。“一些商业模式的创新并没有解决过度依赖补贴、依赖资本市场输血的问题。零售创新应该从资本价值驱动转向顾客价值驱动,不应该把商业的创新沦为了资本的工具。”

让鹅售价过万? 三部曲走了19年

几天前,“加拿大鹅卖断货”的新闻一度登上了微博热搜。有媒体报道,上海加拿大鹅门店人满为患,想购物需排队1到3小时,即便如此也“一货难求”,时常会空手而归。

“市面上价格不超过6000的基本上都是仿的。”北京某家羽绒服零售店,里面摆满加拿大鹅和蒙口,店老板向新浪财经介绍,“加大拿鹅的假货也分等级”。据了解,“假鹅”分“江浙工厂货”和“广深东莞货”,东莞、深圳等地的加拿大鹅填充的鸭绒质量好,有的能达到九七成、九九成相像。

其次,更名后的加拿大鹅强调“极地御寒能力”。Dani Reiss发现尽管城市不需要极端御寒,但在欧洲滑雪等运动都是中产阶级更加喜欢的运动,很多人身穿户外运动款式,会觉得很“倍有面子”。品牌还就此发明热感指数,总共5级,每一级代表不同的抗寒性能,越高表示越抗寒。

消费者只需五分之一的钱,就可以站在潮流前线,这也促使加拿大鹅的假货产业分外蓬勃。王晓晓还说,“顾客省钱,他们也想追求性价比,这是个双赢的事。我不骗人,明确说这是高仿。”

人们自然不解,售价近万元的羽绒服,为何会卖这么贵?实际上,加拿大鹅在成立之初只是平民品牌,甚至与奢侈二字毫不沾边。

于是,2001年Dani Reiss接手雪鹅后几乎第一件事,就是更换雪鹅的品牌名称,更换商标,同时推出女款。

空前的购物“盛况”在京城也在同步上演,新浪财经近日走访了三家加拿大鹅专卖店,发现可选款式极少,剩余款式亦码数不全。

记者梳理发现,截至目前,各大互联网平台均入局了社区团购卖菜。

“卖假鹅比真鹅赚的还多,何乐而不为。”

相同的一幕也在三里屯店上演。三里屯加拿大鹅店员用手指着货架说,这种派克大衣,女士只剩下红色和绿色,男士只剩红色和宝石蓝色,“虽然颜色小众,但也不一定有你的尺码”。总言之,即便线下有货,也多为“颜色小众,号码偏大偏小”等款式。

南方日报记者 彭琳 王彪 欧志葵 叶丹 周中雨 实习生 祖艳诗 程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