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漆器昔日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新华社重庆11月11日电 题:重庆漆器:昔日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这些漆器首饰、茶具、餐具是销路最好的,把漆器艺术和实用品相结合这一步算是走对了。”今年38岁的陈芷月是重庆漆艺第六代市级传承人,在她的漆艺工作室里,四壁摆满了大大小小、各具特色的漆器,其中不仅有传统的漆器艺术品,还有许多陈芷月创造性融入新元素的漆器实用品。

行业的衰落,加之漆器制作过程复杂、周期长,且缺乏原材料,愿意学习和传承这项传统技艺的年轻人已为数不多。陈芷月掰着手指数,重庆大漆工艺传承人已经不足10人,其中还有九十几岁的老师傅,已经无法制作漆器。

陈芷月开设的漆艺工作室,设计出多种不同款式、价位不高的产品,实现了实用品和艺术品的结合。同时,她还通过“微店”等网络平台售卖漆器产品,已有越来越多的顾客向她预定。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使用漆器的国家,重庆漆器是中国漆器的代表之一。重庆漆器发源早、工艺精,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山城多阴天、湿度大的气候环境,适合漆树生长。20世纪,重庆与北京、扬州、福州并称为“中国四大漆都”,重庆漆器也曾名噪一时,不仅在国内外工艺美展上屡获殊荣,还多次作为国礼,蜚声海外。

“重庆漆器的髹饰技艺极富地方特色,尤其是以在胎体上进行彩绘、研磨、螺钿蛋壳镶嵌、堆漆等髹饰技艺著称于全国。”陈芷月介绍,髹饰技艺是中国传统漆器工艺的重要门类,它让重庆漆艺作品光润坚滑、色彩富丽、装饰纹样丰富。

“传统手工艺的传承必须和新元素融合,这也是如今许多手艺人的共同选择。大家都愿意在保留传统核心工艺的基础上,寻求突破和创新。”陈芷月说。

“我们简化了传统漆艺制作流程,将制作理论系统化教学,努力把培养周期缩短,使更多的学生对这门工艺有所了解并产生兴趣。”陈芷月说。

从前,漆器是达官贵族的专享,时常作为艺术品装饰陈列。陈芷月说,如今,我希望走一条亲民、接地气,实用品和艺术品相结合的道路。只有让漆器回归大众生活,才能被更多人接受,获得更广阔的市场。

2008年6月,重庆漆器髹饰技艺被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陈芷月说,传统的漆器手工艺人培养周期短则三五年,长则数十年,这样的培养模式已经不适应如今的环境。

20岁拜师学艺以来,陈芷月已有18年的漆器制作经验,她见证了重庆漆器的繁荣与衰落。“20世纪80年代,重庆漆器经常用于外贸出口,不愁订单。但是受到市场冲击,传统漆器在批量制作和销售上没了优势。”陈芷月说。

困则思变,陈芷月和师父王宗秀选择在一些职业院校为学生上课,普及重庆传统大漆的知识和技法,还与四川美术学院的学生授课交流,探索漆器与现代艺术的结合之路。

大数据业务迅速发展带来急剧增长的网络流量,光芯片以能耗更低、速度更快成为数据处理核心器件的最佳选择,但仍面临着模间串扰、损耗等众多挑战。哈工大(深圳)研究团队基于一种“二维码”光子结构和优化算法,通过对波导有效折射率的精准调控设计并制备了片上模分复用的关键功能性器件。器件能同时支持TE0、TE1和TE2模式,与标准硅光流片工艺完全兼容,尺寸仅为数微米,比传统器件缩小了一个数量级。基于这一系列新型器件,可实现三模式复用的高速信号3×112Gbit/s并行传输,传输波导可以在任意弯曲、交叉的情况下,保持高效率、低串扰的信号传输。该项研究不仅通过一系列新型功能性器件实现了任意互连的模分复用光子回路,还为片上多模光学系统的大规模集成打下基础。(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