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浙江丽水集中隔离点揭秘不为人知的故事

(抗击新型肺炎)走进浙江丽水集中隔离点 揭秘不为人知的故事

中新网丽水2月4日电(记者 周禹龙)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最紧张又忙碌的是“一线”,集中隔离点是其中之一,这个听起来比较严肃的地方,有着怎么样的故事?

今年50岁的王大成也是讲师团成员。他从1998年开始做志愿者,对于生命教育的形式和手段,他做出自己的注解。

生命教育知识更像一个工具、一部字典

他认为,90后、00后成长在相对丰盈的物质环境下,可能和老一辈人相比,他们对死亡的认识更淡薄,应对挫折能力相对较弱,因此,生命教育尤为重要。

在山东大学,一节名为《死亡文化与生死教育》的选修课是该校的“网红课”,由该校基础医学院医学心理学与伦理学系副教授王云岭于2006年开设,每年选课都很火爆。

从2月11日晚上8点半,硚口武体方舱医院开始收治患者,截至3月1日,累计收治病人数330人,累计重症转诊人数32人,累计治愈出院人数232人。 (记者黄丽娟 杨蔚 通讯员丁建 詹鸥)

丽水市第一个集中隔离点,于1月24日,也就是2019年农历除夕那一天开始运作。第二个集中隔离点,于1月26日大年初二晚上投入使用。

“你好,我是1411,我需要……”“护士姐姐,我是2318,我需要……”“护士好,1211需要……”每一位(户)“房客”都是医护人员的微信好友。

医护人员 丽水宣传部 摄

“我们也是国内较早开设相关课程的高校。一开始招1个班,120人,后来又增设了1个班。”谈起初衷,王云岭介绍,一方面,自己医学伦理课教学会涉及生死观内容;另一方面为了缓解学生在遗体解剖时的恐惧心理。“我还关注到社会上存在年轻人自杀和他杀现象,十分痛心,就想开设这样一门课程”。

记者梳理发现,欧美国家开展生命教育、死亡教育较早,中国相关教育还处于探索阶段。

鉴于新型肺炎扩散情况,加之从国内往来尔湾的人数较多,有尔湾武汉籍的华人家长表示,本周六(25日)他们原定的同学会也取消了。

截至3月1日下午3时,硚口武体方舱医院转入病患数为0人,治愈出院数为34人,重症患者10人已经转至湖北省第三人民医院,轻症患者66人正在进行转诊,将转至武汉市第一人民医院,预计转诊工作将持续至晚上10点左右。

张伟还记得,有一个男孩生前在国外留学,学习成绩好,但是不幸出车祸去世。男孩遗体运回到合肥的当晚,其父亲一个人蹲在墙角哭了一晚上。

上世纪90年代,国内有专家学者引入并研究“死亡哲学”“生死哲学”等课题。近年来,北京大学、山东大学等高校开设相关课程,并探索不同实践形式。

“死亡教育的目的不是美化死亡。”王云岭说,课程宗旨叫“名为谈死,实为论生”,本质是生死学取向的生命教育。“带学生到生命尽头看一看,引导他们反观现在的生活,更加珍惜生命。”

此外,尔湾不少药品商店的医用口罩N95断货。店员表示,不少亚裔面孔顾客大批量购买口罩,也许因为流感季。

目前,芬兰5党联合政府中的各党都由女性领导,其中4人不到35岁。新政府2019年12月上任,并把性别平等视为优先要务。

2016年,他创办 “口罩天使中途宿舍”志愿服务项目,为家庭贫困的白血病患儿在治疗期间提供免费住宿和帮扶。项目有34间房屋,可同时容纳40多个家庭。

除了社会上相关生命文化教育机构的实践探索,近年来,高校生命教育、生死观教育课程也在不断完善、发展。

他们在微信中都以房号自称,以此和医护人员进行日常沟通。“用房间号来区分,有利于我们更快掌握信息,提高工作效率。两处集中隔离点都是采取这种沟通方式的。”周海云来自丽水市第二人民医院,是丽水市第一个集中隔离点医疗组协调人。周海云说,自打来这里工作以来,自己对数字都更加敏感了。

在宣讲时,王大成讲过一个故事:有一个14岁的女孩,患有很严重再生障碍性贫血,爸爸、妈妈身体都有残疾,家里贫穷,但孩子妈妈在一直坚持救治孩子。志愿者一直陪着四处奔走求医、筹款,最后,奇迹出现了,女孩成功进行骨髓移植手术,目前很健康。

集中隔离点,是为切断可能的传播途径,集中隔离医学观察重点人员的地方,除了医护人员、工作人员全力护佑集中隔离医学观察人员外,记者发现,这里有很多故事,温暖到足以驱散疫情带给人们心中的不安和阴霾。

隔离点内,每一位(户)集中隔离医学观察人员都有自己独立的房间,医护人员、工作人员则日常进行量体温、保证生活必需品供应等工作。

尔湾某华人文化俱乐部也取消了瑜伽班、才艺班等日常课程。负责人发布信息,为了学员的健康和安全,也顺应多数学员的意愿,文化中心的所有课程暂停两星期。

“我从事的行业很普通。我参与了很多遗体告别会,见过很多人生的‘最后一程’。因此,对于生命,我可能要比别人要多一点点珍惜,对于生活,可能会多一点点热爱,就是这多出来的‘一点点’,让我对工作也多出一点坚韧,对朋友和家人也多出一点宽容和体贴……”他和盘托出了自己的答案。

“有些年轻人面对挫折,会选择自杀,我觉得这是一种逃避。只有大家理解生命和死亡的意义,才能更好地面对生活中的一切。”他感慨。

“很多患儿并不是因为疾病本身离世,而是因为护理条件有限,或是并发症感染。很多家长身心都承受巨大压力,‘孩子能不能活下去?’是压在他们心头的一块石头。”

此外,大家的一些日常需求,大多也是由医护工作人员来完成。可别说,这可并不简单。说完“服务员”这个角色,再来说说“垃圾清理工”。集中隔离医学观察人员每天会产生生活垃圾,且这里的垃圾不能和普通垃圾一样处理。集中隔离点的所有垃圾,都必须经过专业的消毒程序并特殊处理。

在这儿,医生和护士不仅要做好本职工作,还承担着大量既普通又特殊的工作,更多时候他们的角色或许是“防护知识宣传员”“服务员”“问题解答员”和“垃圾清理工”。14天的医学观察期,期间集中隔离医学观察人员按要求是严禁踏出隔离区的。但为了尽力解决医学观察人员日常生活学习所需,医护人员都在第一时间予以回应和解决。

我国生命教育正在探索中发展

“这也算是大家和我们医护人员之间的小默契,大家都自报房号然后说‘我是几号房间,我想要什么,我有什么需求’。简洁高效!”周海云补充说,在医院工作时,病房里的病人虽然也有几十个,但是可以面对面,看到面容更容易记住。但在这,和大家的见面机会其实很少。

“因此,尊重生命是生命教育的基础和根本,同时要多关注、思考生命质量,要赋予生命更多意义。”王大成感慨,营造生活质量、追求生命意义的过程,也是和他人互动、传递爱的过程。

去年,一所中学在合肥市殡仪馆上“生命文化教育课”,张伟和同事根据真实故事,策划了一场遗体告别仪式。学生们都感慨:“从没接触过这些,对死亡有了更多理解。”

“当你某天突然遇到了类似事情,生命教育知识就像一个工具,一本字典,你打开翻一翻,也许就有了应对困难的方法。”张伟谈道。

丽水市第二人民医院基建科工作人员朱向东是2月2日的“垃圾清理工”,“清洁、消毒和收拾垃圾,都是我们来做,所有房间出来的垃圾,我们均严格视为感染物,绝对不能乱扔,必须经过特殊处理。”朱向东说。

故事,正要从这些房号说起。

他每天奔波忙碌在两幢共5层的楼房间,一天下来根本数不清要走多少趟。

“以前开设相关课程的高校不多,大家互相交流也少。”王云岭介绍,目前,教育资源进一步整合,学术共同体形成,开设相关课程的高校至少有20所以上,生命教育规范化的种子正在萌芽。

他介绍,陪伴患病孩子时,很多家长过度依赖医疗,时常忽略护理、营养、心理等方面因素。“如何帮孩子补充营养,防止感染等,这些都需要家长重视和配合”。

“入职以后,和别人交流,他们对我的工作很尊敬,也觉得很‘神秘’。我也喜欢搜集资料和请教他人。在我国,生命教育还比较缺乏。”张伟介绍道。

卫生与社会事务部长佩科宁(Aino-Kaisa Pekonen)表示,这项改革的目标是改善性别平等,并提升下降的出生率。她说:“这可以改善双亲的平等关系,并促进家人间的交流。”

在传统印象中,中国人往往会“谈死色变”。近年来,生命教育等名词逐渐走进大众视野。在青少年群体中,开展相关教育是否必要、教学内容如何设置、教育开展现状如何?近日,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了多位校内外专家和研究人士。

从除夕那天开始,张樟林一直吃住集中隔离点,已经整整10天没有回过家了。他说:“作为卫生健康战线上的一名共产党员,组织上信任我安排我到抗击疫情一线,做好点上工作义不容辞、职责所在。工作辛苦一点没关系,只要隔离点所有医学观察人员和工作人员都能平安健康回家,和家人团聚,就是我们最大的心愿!”(完)

“生命教育应该触手可摸、有血有肉,讲道理还远远不够。”他介绍,今后将结合公益项目,让青少年实地、具体感知生命教育,将教育内涵真正呈现出来。

生命教育应该“有血有肉”,尊重生命是核心

“生命教育涉及哲学、医学、伦理、心理、社会学、人类学等多学科,教育内容在实践中完善。”他觉得,国内高校不一定要采用统一教材,生命教育可以个性化,让各方观点碰撞,更有助于课程多元化、开放化发展。

张伟所在讲师团由安徽省生命文化研究中心发起筹建,是安徽第一支以生命教育为研究主题的讲师团。他们相继走进高校、中小学、社区等单位,在青少年心中播撒生命教育的种子。

多年来,王大成目睹了很多患病家庭的不幸,也看到一些患儿离世。他决定,要把自己看到的“幸运”和“不幸”分享给别人,引导他人尊重生命。

这些从业经历也坚定了张伟普及相关知识的决心。当讲师团向张伟发出邀请时,他立刻答应下来。“面对死亡,我们要换一个角度,向年轻人输出正面的价值观和正确的生死观,这也是传递正能量”。

若不在意医护人员、工作人员全副武装的“隔离套装”,这里的运转模式,和宾馆相似。而这里,和宾馆最相似的一点,便是每个房间都有房号。

张樟林是丽水市卫生健康委直属机关党委副书记,作为丽水市区第一个集中隔离医学隔离点的负责人,他虽是总协调、总负责,但也经常和医护人员一起充当“服务员”“垃圾清理工”……

张伟从事殡葬工作已有8年,对于生命教育的意义,他有着独到见解。

开课13年来,王云岭不断探索课程改革,学校也给予大力支持。2015年开始,他将课程拍成短视频,设置线上教学和课堂讨论。他还组织学生参观殡仪馆,引入情景体验,让学生扮演逝者和家属,模拟临终、告别仪式等环节。

此外,从疾病发现到治疗的几年,是对孩子的最佳教育时间,父母要思考以后的生活。“即便孩子要离世了,他能否心情愉快地离开,父母能不能很快回归正常生活,家庭关系会不会受影响,这些都是需要思考的。”王大成说。

“我们了解到,逝者生前喜欢蓝色、篮球,我们就把告别会布置成他喜欢的样子。其实是想告诉他父亲,虽然您儿子这一段人生旅程结束了,或许,他新的旅程才刚开始。”张伟回忆,告别仪式那天,他的父亲得到了一些宽慰。

近日,在安徽省生命教育讲师团(下称“讲师团”)举办的一场生命教育论坛现场,台下学生向讲师团成员、90后殡葬礼仪策划师张伟发出一连串提问。

忙碌的工作 丽水宣传部 摄

据报道,芬兰新生儿数量在2010年至2018年下降约1/5,在550万人口的国家内只有约4.7名婴儿出生。佩科宁指出,瑞典及冰岛等其他国家在给父亲更多假期后,出生率都有所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