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爆发让欧洲一夜回到“标清”时代继Netflix之后YouTube也将在欧洲降低画质

未来一段时间,YouTube欧洲用户默认观看视频模式将变为标清,但可以手动切换到高清模式。

李佳琦之所以能爆红,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一味的模仿是没有用的。做主播想要成功,必须有自己的独特之处,而张静就为我们演示了一条不同于李佳琦的路线。

接下来的日子里,张静打算从销售普通的乌龟品种转型到销售高端品种。对于直播卖龟行业的未来,她满怀期待。

复盘张静的经历,不难发现她的成功来自于以下几点:

选对细分领域,就成功了一半

张静直播养龟能火,其实并不是偶然的结果,而是养龟这一行业自身的优势使然。

第一天进方舱医院工作尝的苦,郭玉蓉至今记忆犹新,那天是客厅方舱医院开舱第一天,医院收治了400多名新冠肺炎轻症患者,早上六点从酒店出发,郭玉蓉穿着厚重的防护服在舱里帮入住患者搬运行李、分发生活物资、登记检查……连轴转忙碌了24个小时,直至次日清晨六点才回到驻地酒店。“当时感觉胸闷气憋,累得走不动路,回到房间倒下就睡了。”

和其他主播一样,张静一旦打开直播间就不能轻易关掉,否则数据就会重新结算。不过直播卖龟有个好处就是不太需要主播本人出镜,把乌龟拍好就行了,因此免去了许多麻烦事。

第一:全身心的投入。

最近几个月,有一大批新人涌入主播行业,其中不乏“一哥”李佳琦的模仿者。但能复刻李佳琦当初成功之路的,一个都没有见到。

首先,宠物龟的消费市场远比一般人想象中大。据统计,龟类是除了猫、狗之外饲养人数最多的物种,平均每十个中国人里就有一个人养过龟。有如此庞大的消费群体,就不愁直播卖龟没人看了。

她卖的龟,多是像中华草龟一类的半水龟,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乌龟。由于丈夫从事龟鳖养殖工作,所以货源不用操心,可以全心全意投入到直播当中。

如果不能全身心投入工作,自然也难以获得与之相符的回报。

(中国日报新疆记者站 图片均由郭玉蓉本人提供)

主播这个职业,是一门熟练工,每天都要重复相同的工作。张静这种单品类的,同质化就更加严重了。不少入行的新人,都因为无法坚持这种单调的工作内容半途而废。

在直播中,张静要给讲解乌龟的品种、特点、生活习性以及养殖方法。同时也要积极和弹幕互动,及时解答观众的疑问,并想方设法讲些趣味段子,好让过程没那么无聊。

郭玉蓉说,方舱医院的患者也挺暖的。一次,一名男性患者摘了口罩在吃饭,当他看到郭玉蓉走近自己要说话时,立马用右肘挡住口鼻。“就是这一个下意识的动作,让我的心暖化了,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保护我们。”郭玉蓉说,将心比心,进舱时她也会带些新疆干果和恰玛古营养口服液送给患者,帮助他们提高身体免疫力,增强战胜病毒的信心。

最后还有一点,龟类不仅能当做宠物饲养,还能食用。“我们这卖的都是些小龟,小龟好养,那种很大一只的老龟适合你们拿回去煲汤。”在直播中,张静也偶尔用玩笑般的语气讲出业内的共识。

“我们穿越3000多公里,从巴州来到武汉,在这里和全国各地医疗队员并肩战斗一个多月,如今患者全部出院了,我心里特别自豪,这是今天收到的最好的节日礼物。”3月8日,郭玉蓉接受采访时感慨不已。

郭玉蓉说,还有一次,进舱前戴口罩时,她不小心把绳子勒得过紧,工作没一会就感到耳朵被勒得生疼,因为穿着防护服没办法调整,只能坚持到下班,当下班脱下防护服,郭玉蓉才发现耳朵已经被口罩绳磨烂了。如今,耳朵上的红色压痕成为她和队友身上标配的最美印记。

如此低的饲养门槛,再加上经济实惠的价格,大大提高了直播中购买的成交意愿。人们买只猫可能会因为成本问题考虑再三,但买乌龟只需要几十块钱,很容易当成体验型消费下单。

做主播,不一定要成为李佳琦

总而言之,做直播不一定要成为“下一个李佳琦”,找出一条适合自己的路并坚持下去,谁都有可能成为耀眼的直播新星。

      时光网讯 疫情爆发让大批欧洲民众足不出户,导致网络传输“压力山大”。昨日Netflix刚刚宣布将于未来30天内降低欧洲地区的视频画质,以缓解网络压力。今日,YouTube也宣布将响应欧盟号召,降低欧洲地区视频播放的码率。       具体来说,未来一段时间,YouTube欧洲用户默认观看视频模式将变为标清,但可以手动切换到高清模式。与Netflix明确30天的调整期不同,YouTube并未明确此次画质调整将持续多久。

很多人做主播,都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利用工作之外的时间做的。虽然这种方式无可厚非,但兼职主播和全职主播的心态是有很大差别的。全职主播身后没有退路,因此会更加卖力,更加认真,更加富有激情。

不可否认的是,在养龟方面,张静拥有远高于常人的专业度。有关乌龟的各种知识,她像执教多年的老教师一样熟记于心。娴熟的业务能力,让她更容易获得买家的信赖。

她在日记中写道:“亲爱的宝贝,等春暖花开,妈妈战斗结束归来,你就可以摘下口罩和小朋友尽情玩耍了……”( 李伶 )

“陆龟吃菜,水龟吃肉,半水龟啥都吃,我们卖的这种就是半水龟,特别好养。”“养龟要换水,自来水放太阳底下晒一会儿除氯就行了,水体越小换的越勤。”像这样的话张静每天要重复很多次,因为总有新的观众进来提问。

在武汉的这段日子,郭玉蓉最牵挂家中三岁的女儿,每当在视频中看到女儿乖巧的小脸,她心里总是一阵酸楚。“当时在电话里抛下一句‘妈妈去武汉打怪兽’就走了,现在她已经习惯没有妈妈哄睡的夜。”郭玉蓉说,这些天,武汉天气转暖,她留意到街边的小花也悄然绽放,仿佛升腾出一种希望。

也许我们不能像李佳琦一样对各个类目的商品如数家珍,但我们可以像张静一样,专攻一个品类,成为某领域的专家。专业能力过硬的人,在哪都吃得开。

每天上午,张静都会把待售的乌龟们按品种、大小分类,放入不同的水盆中,调好镜头等设备,开始一天的直播。

“去武汉之前我心里也有些害怕,担心自己被感染,但来到武汉后,这些顾虑都消除了。当地医护人员一步步指导我们穿脱防护服,进舱前还有专人帮忙检查,他们的关怀给了我满满的安全感的动力。”郭玉蓉说,武汉志愿者也隔三差五送慰问品到酒店,每天下班都会收到很多礼物。

的确,近年来电商直播日益火爆,李佳琦、薇娅的追随者也越来越多。直播卖衣服的、卖零食的、卖化妆品的,种类应有尽有,层出不穷。

张静的直播强度很高,平均每天要播十个小时,一天播下来嗓子都是哑的。但没办法,咽喉炎是她们这行的职业病,只能靠饮食和药物调节。

今年31岁的郭玉蓉是新疆巴州和静县人民医院的一名护士,2月4日,她加入紧急驰援武汉的“逆行”队伍中,在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和队友团结协作,精心救治武汉新冠肺炎患者。经过一个月的努力,客厅方舱医院患者全部出舱,郭玉蓉和队友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而且,养龟卖龟并非没有风险。前段时间受疫情影响,某些龟种如巴西龟、鳄龟差点被列入禁食禁运名单,这不禁让养殖户和主播们捏了一把汗。

“在方舱医院进行医疗援助的这段时间,酸甜苦辣都尝尽,一个月的朝夕相处,我们和患者之间也建立了深厚友谊,临别之际,大家都十分不舍。”郭玉蓉说。

其次,养龟的门槛非常低,不像养猫一样要铲屎、绝育、打疫苗、更换猫粮,只要定时换水就行了。乌龟食量小,活动范围也小,不需要很大的空间就能养,非常方便。

在张静直播一年多的时间里,她的粉丝从2000多人涨到20000多人,去年淘宝店的销售额高达千万,相比于没开播时足足翻了三倍。不仅如此,她还在与直播间里的一些粉丝成为了朋友,经常交流养龟心得。

3月8日,“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新疆第二批援助湖北医疗队员郭玉蓉和队友收到了最特别的节日礼物——患者全部治愈出院,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官宣:休舱。

85后女主播张静,从2018年5月开始在淘宝直播卖龟。起初,她因为孩子上了幼儿园,自己在家闲来无事,便直播来打发时间。后来渐渐发现了门道,把直播卖龟做成了一门大生意。

由此看来,虽然张静是偶然踏入直播卖龟行业的,但她未必没有对这一行进行过系统的研究。别看主播们看起来很轻松,镜头外的付出往往鲜为人知。

即使是李佳琦,也不是一出道就爆红的,在他直播初期同样是门可罗雀,坚持播了几个月才有好转。找到让自己持之以恒的动力,可能比专业技能更重要。

所以,从事任何行业都要有抗风险意识,指不定哪天就因为“降维打击”而血本无归了呢。

方舱医院的生活有苦也有甜,这些甜来自武汉医护人员和志愿者的关怀、患者的全力配合。

再者,龟类作为一种爬宠,比同类的蛇、蜥蜴更通人性,对主人的行为有一定理解能力,适合当伴侣型宠物。另外,龟类的生命力顽强,某些品种寿命比人还久,不会出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尴尬。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竟然还有人靠直播卖龟发了大财!

3月7日,在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外,郭玉蓉和其他39名新疆援助医疗队员面对鲜红的党旗庄严宣誓,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中共预备党员。 图为宣誓后郭玉蓉和党旗合影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