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党员蒋明权的最后一班岗疫情不结束我不退休

老党员蒋明权的最后一班岗:疫情不结束,我不退休

新华社武汉3月1日电题:老党员蒋明权的最后一班岗:疫情不结束,我不退休

59岁的老党员蒋明权已在村里坚守了37天了。从农历正月初一进村投入疫情防控工作以来,除了一次送病人到集镇就医、两次开车到集镇加油以外,他的双脚就没有离开过何家村。

这场楼上俯瞰、楼下仰望的“会面”,持续了不到两分钟,蒋明权就挥手告别。

“外公外公,快回来!”小外孙女边蹦边喊。

“纯天然纯绿色,负氧离子充足,不错!”以苦为乐的蒋明权,拒绝向镇里申请一顶救灾帐篷。他想把物资留给更需要的人。

“要听话,外公还有很重要的事,回来了给你买玩具。”蒋明权十分内疚。

为方便居民丢弃废弃口罩,浙江将在主要道路、小区门口、商超等市民基本生活活动区域设立口罩相应垃圾桶,并实施袋装密闭收运和及时消杀。

也许是害怕,也许是理解与体谅,闯卡村民听到这话,都老老实实回去了。

《通知》规定,普通人员日常使用口罩,按照生活垃圾分类的要求,作为其他垃圾处理,严禁回收及分拣;集中(居家)隔离医学观察点,产生的口罩及其他生活垃圾,设置专用容器,采用专车运输,直送生活垃圾焚烧厂等设施进行处理,并做好专用车辆的消毒工作;疑似病例或确诊患者以及医院产生的废弃口罩、防护用具等,不得随意丢弃,视作医疗废弃物,严格按照医疗废物有关流程处理。

吃再多的苦、为再多的难,蒋明权都不怕。他最揪心的是奋战在抗疫一线的女儿。他的女儿是鹤峰县中心医院儿科副护士长,从正月初一就开始护理新冠肺炎确诊患者。

他每天都给家里报平安,却从来不敢给女儿打电话。他怕影响女儿救人。

老伴隔着夜色凝望着蒋明权,仿佛想看清楚他是不是又累瘦了。

4月15日即将年满60岁,蒋明权离退休的时间越来越近了。“疫情不结束,我不退休。我要等女儿一起回家。”这位23年党龄的老党员说。

“自己保重!”82岁的母亲有道不尽的心疼。

“看到医护人员殉职的消息我最受不了……”蒋明权忍不住落泪。

何家村是湖北鹤峰县中营镇的一个小村子,共有村民482人。除夕,在中营集镇家中过年的蒋明权,接到上级通知,要求正月初一紧急驻村开展疫情防控。正月初一上午9点,他开车赶到了何家村。

“哎!哎!别过来啊!我每天接触的人多,我天天给他们量体温,我身上带不带病毒我自己都不晓得……”发现意图闯过卡点的村民,蒋明权隔着十多米就开始喊。

两年前,蒋明权被国网鹤峰县供电公司派到何家村开展驻村扶贫。当时已经57岁的他,清楚地知道这是自己的最后一班岗。

流动意味着风险。劝返,成了蒋明权的“必修课”。他深知,守好卡点就是守护村民们的平安。

杭州戴口罩的居民。李晨韵 摄

在废弃口罩及生活垃圾规范处置方面,《通知》提出通过专项整治强化生活垃圾清扫、收集、运输、处理全过程监管。同时加大生活垃圾箱(桶)、收集点、转运站、作业车辆等环卫设施设备的消毒和保洁力度,严格按照规范要求对生活垃圾实施日常日清,减少中转环节,采取密闭运输,并及时进行无害化处置。(完)

2月19日晚,蒋明权开车送村里一个病人到集镇就医。带病人做完治疗,拿了药,送病人回村路过自家楼下时,他停下了车。不到九点,客厅还亮着灯,82岁的老母亲、相濡以沫的老伴、10岁的外孙女,她们都还好吗?蒋明权拨通了电话。很快,他牵挂的三个人出现在阳台上。

3月1日上午8点,蒋明权从村委会旁边租住的村民家,准时赶到了何家村肖家垭组级疫情防控卡点,开始一天的值守。

海拔1500米的肖家垭卡点,正处在风口上。村里送来的简易遮阳棚,两次被吹翻。

蒋明权索性就着路边的一片小树林,拿两块油布绕过几棵树,围出一个闭合空间。不足两平方米的面积,里面摆一个小火炉、一个马扎,就成了他的“据点”。2月12日至今,他每天都到此驻守。

何家村原本只设两个村级卡点,10人分两班轮流值守。为了进一步做好疫情防控工作,村里增设了3个组级卡点,蒋明权主动“认领”了最偏远、最艰苦的肖家垭卡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