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艺红利”能否帮助戏剧正向破“圈”

《戏剧新生活》开播便以豆瓣9.3分成为2021开年综艺黑马

“综艺红利”能否帮助戏剧正向破“圈”

“在市交通局及各区县指导督导下,项目建设业主单位及各参建单位严格落实主体责任,切实加强人员管控、现场管理、物资调配和储备等工作,严格落实疫情防控和安全生产措施,确保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前提下有序复工。”重庆市交通局有关负责人说。

正如制作人谭娜所言,打造这档综艺最根本的初心,是借由这样一个喜闻乐见的综艺形式,让更多人看到这些戏剧工作者的才华与闪光点。第一期节目中,有长达一个多小时的内容,全靠七个人自行闲聊产生,那些风趣幽默的对话里,藏着观众会想要去发掘的“戏剧彩蛋”。

观众可以看到,他们是怎样就地取材,把橡胶手套、芦苇穗子、纸板变成鸡冠、鸡尾和哥伦布的帽子。他们是怎样惟妙惟肖地表演母鸡下蛋的不同状态,他们是怎样用戏剧的手法,在舞台上展现一个渺小生灵的伟大旅程。

铁路方面,记者从重庆市交通局获悉,截至24日,郑万高铁重庆段、重庆铁路枢纽东环线、涪怀二线铁路、重庆西站铁路综合交通枢纽工程等一批在建铁路项目已实现复工。

七个戏剧人在这档真人秀里完成了“真”而没有“秀”,两天的时间里拿出了一部“零预算”却极其走心的作品。“一只不愿意下蛋的鸡,它想看海。这真的很美,很浪漫,很诗意。”名导赖声川动情点评《养鸡场的故事》,“这是小孩子看得懂、大人也会向往的一个故事。”镜头扫过观众席,有泪水从眼角汩汩滑落的黄磊,有目不转睛的小观众,有散场时感慨万千的家长……笑点密集却催人泪下,这个故事的寓言是浅显易懂的:愿所有的“小兰”都能找到大海,愿所有的梦想都能喂饱现实。

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二级巡视员、新闻发言人高小俊介绍说,截至2月2日12时,北京市累计确诊病例191例,其中死亡1例,出院9例,在定点医院隔离治疗181例,其中危重型10例。东城区3例、西城区22例、朝阳区35例、海淀区41例、丰台区16例、石景山区5例、门头沟区2例、房山区2例、通州区13例、顺义区6例、昌平区12例、大兴区22例、怀柔区1例、外地来京人员11例。平谷区、密云区、延庆区尚未有病例。

“有趣的灵魂”加上专业的展示,碰撞出高质量的综艺故事

和影视同行们的收入相比,戏剧人不是哭穷,而是真穷。谈起生存,赵晓苏说,自己没钱了就只能去拍影视剧。最艰难的时刻,舞台剧《战马》的中方木偶导演刘晓邑摆摊卖起了烤串,“没觉得有钱过,但是也没觉得苦过,反正坚持到后来我就挣着钱了”。就是这样一群常年在“有钱了”又“没钱了”之间挣扎徘徊的戏剧人,就算没有条件,也要创造条件搞创作,坚持自己的热爱。

在春运返京客流方面,容军介绍说,今年春运前期,北京市进出京客流总量为1761.48万人次,同比上升12.52%。春节期间,受疫情加剧及防控措施升级影响,进出京客流为348.70万人次,较去年同期大幅下降61.76%。

站在那一方舞台之上,面对聚光灯下观众的期待,就会理解纯粹的意义。这台综艺试图展示一个戏剧作品从“毛坯”变成“成品”,再由“成品”变成“工艺品”的复杂工序,它试图说明一个问题——一张几百元的演出票,为何值这些价钱,为什么值得你走进剧场去看。

节目组抛给他们的第一个任务,是为“戏剧能否赚钱”寻找答案。“挣多挣少不一定,反正我这么多年,是靠一场一场演出活下来的。”40多岁的刘晓晔兜里常年只有两万元存款。

演员黄磊以一段哈姆雷特式的独白,拉开了爱奇艺最新综艺《戏剧新生活》的序幕,也将戏剧行业最本质、最直接的问题抛给观众。首期节目亮相的七位嘉宾,集合了导演、编剧、演员、舞美等主要舞台工种,他们一起生活一起工作,在48小时之内,从“0到1”创作完成一部儿童剧作品。

刘晓晔、修睿、吴彼、赵晓苏……他们的名字因为一场“破圈”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知晓。《戏剧新生活》能带火戏剧,是所有业内人士都喜闻乐见的——希望它最终能成为一场既有趣味又不失营养的艺术传播,让越来越多的人从“综艺观众”成为“剧场观众”,为行业生态带来积极的改变与进步,让戏剧真正成为国民的精神食粮之一。

“赚钱,还是不赚钱,这是一个问题。我赚到了钱,但靠的可不是舞台上我爱的那一亩三分地。他们没有赚到钱,但他们始终屹立在笔直的追光灯下。虽然阴影中,也有着柴米油盐带来的烦恼。这两者究竟哪一种才是真正的遗憾……”

与此同时,重庆高速公路建设也有序复工。19日,重庆首条北连陕西的省际通道城开高速复工,成为重庆节后首个实现复工的高速公路在建项目,目前城开高速公路建设项目已返岗千余人,各参建单位主要管理人员均已投入工作,沿线多个控制性工点亦相继启动作业。21日,渝湘高速扩能项目控制性工程五布河特大桥也正式复工。

2月2日,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等部门联合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

容军表示,未来一段时间,从订票数据来看,铁路民航进京客流明显下降。数据显示,2月2日至2月18日,铁路进京旅客总人数206.02万人次,同比下降74.27%,民航进京旅客总人数71.42万人次,同比下降73.83%。据此判断,抵京客流总体呈现平缓态势,不会出现往年大客流集中抵京现象。

两天时间里,这群人在没有一分钱道具服装费的情况下,做出了一部20分钟的高质量儿童剧。“并不意外,他们有这个实力。”周黎明说,“第一集从一个特别的角度反映了年轻戏剧人的状态,现在国内诞生了不少能编能导能演的全才,出过很棒的作品。《养鸡场的故事》的创作经历,对于遍布全国的校园剧社和白领剧社也是有启示意义的。”

刘晓晔、修睿、吴彼、赵晓苏、刘晓邑、丁一滕、刘添祺——首期节目,七位戏剧人是流量榜单上的无名之人,但在戏剧界的履历闪闪发光。

山西要求,各地教育行政部门要充分利用学籍系统规范中小学校招生,各地要加大学籍监管力度,严禁人籍分离、空挂学籍等问题,对未在录取学校就读的,同时追究“借读”学校、录取学校双方责任。

不回避梦想与现实的主要矛盾,也不刻意卖惨制造话题

在九年一贯制(或十二年一贯制)民办学校连续就读满六年且有本校学籍的应届小学生可直升本校初中。九年一贯制(或十二年一贯制)学校小学毕业生意愿直升人数大于初中招生计划的,采取电脑随机派位方式确定初中招生结果;小学毕业生意愿直升人数不超过初中招生计划的,应全部录取,初中空余计划由审批地教育行政部门采取电脑随机派位方式组织招生。

播出后不到三天,《戏剧新生活》豆瓣评分一路飙升至9.3分,成为2021年开年的“综艺黑马”。它的口碑相传让市场看到,在流量、唱跳、颜值、人设以及各种刻意的话题炒作之外,国产真人秀综艺还有更具价值的发展空间。在大众眼中“高冷”的戏剧,也被综艺感弥合了距离。这是一次“小众”戏剧与“大众”综艺相互破题的机遇。第三方视角的观众得以看到戏剧舞台之外的故事,于琐碎中描摹出它的高光,在痛苦中见证它的甜蜜。正如剧评人周黎明认为,戏剧的“酷”是有门槛的,而且需要用心来体会,综艺也许能提供一种戏剧入门的趣味指南。

记者在多个复工点看到,工人上班前要测量体温、信息登记、洗手等,随处可以看到疫情防治知识海报。

“经营制”的新生活,需要戏剧人自己排戏挣钱交房租。因而有网友调侃,《戏剧新生活》好像是“贫穷版的《向往的生活》”与“艺术版的《极限挑战》”。第一次试演后,他们坐在台上情绪低迷,虽然表演流畅,但在他们眼中这只是一个勉强及格的作品。丁一滕和刘添祺连夜重写剧本,而刘晓邑也忙着重新添置新的道具……此时距离正式公演已经不到12个小时。生活化的镜头下,他们机智、可爱又率真,对生活能随遇而安,但对艺术执著而又较真,面对创作永不满足。

令人欣喜的是,圈住收视率的不再是“戏剧之外”的话题,“戏剧是1,其他才是后面的0”让这档综艺有了更显专业的底色和更高的价值追求。作为戏剧人的他们,是这档综艺最大的宝藏,无论是上台前紧张到呕吐的90后新锐,还是已经沿着这条道路跑向中年的“戏痴”,他们对艺术理想那颗滚烫的赤子之心,值得观众在弹幕里飞过的无数高举的双手——“鼓掌,下一次我们剧场见”。

据重庆交通开投集团有关负责人介绍,截至24日,重庆轨道交通包括五号线一期南段、六号线支线二期、九号线一期、十号线二期、十八号线等18个轨道交通标段相继复工。同时,该集团在抓好防疫的基础上,精心组织调度,全面推进17个城市交通工程109个标段复工工作,对符合安全复工条件的工地,正全力加快复工手续报批,力争2月底前复工率达95%,3月10日前全面复工。

最年长的刘晓晔42岁,他和孟京辉导演合作了20年,出演话剧逾6000场,是以戏为生的“舞台老炮儿”。最年轻的丁一滕和刘添祺今年29岁,前者曾受尤金尼奥·巴尔巴的力邀去欧丁剧团学习,后者是“乌镇青赛单元冠军”,除了修睿身在相声界,吴彼、赵晓苏、刘晓邑都有着丰富的话剧表演经验和多部优秀作品傍身。

谈及出租车方面,容军介绍说,北京市已要求出租车、网约车驾驶员必须全程佩戴口罩,并引导乘客在后排就座。目前北京市交通委正在研究相关政策,鼓励出租车驾驶员在保障防疫安全的前提下多出车,保障市民个性化出行需求。(完)

在镜头前,刘晓晔说起自己一直想做一个戏,这是一个日本的故事,里面的主角是一匹从未赢过比赛却坚持不退役的赛马 “春丽”。一时间,弹幕上刷过无数的感动与敬佩。“这种文化就应该走进大众视野”“看到一群大老爷们在台上跟孩子似的蹦啊跳啊,那是为了理想而喷薄的生命啊,太动人了”……观众从疑惑、好奇,到感动,开始愿意了解他们所献身的事业,综艺用三小时创设了这场美好的“相遇”。

下一步,北京市交通委将会同民航、铁路部门,通过运力调配主动分散、均衡进京客流,避免集中返京,同时持续监测旅客定票情况,随时准备启动应急预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