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美国反华议员操纵涉藏法案用心险恶

美国反华议员操纵涉藏法案用心险恶

当地时间1月28日,美国众议院通过所谓“2019年西藏政策与支持法案”。该法旨在对美国《2002年西藏政策法》进行增补和修正,对于“西藏”的地域定义、所谓“西藏事务特别协调员”的职权、“藏人行政中央”及洛桑孙根的地位、干预达赖转世问题的方式、年度涉藏拨款的额度等均有涉及,其涵盖范围之广、政策力度之强、意识形态色彩之浓均前所未有。该法案的出台和推进,表明美国反华势力妄图全面加大对“西藏问题”的干涉力度,并做好了长期干涉“西藏问题”的准备。

《Athletic》报道称,亚伯拉罕认为,自己的收入不该低于奥多伊,另外,切尔西寻找新前锋的传闻也让他不安,他希望能够得到球队对出场机会的承诺,保持相应的出场时间。

麦克格文、鲁比奥、史密斯之流顽固推动涉藏法案,令他们在人权和宗教自由问题上的“双重标准”暴露无遗。一方面对本国在人权和宗教自由方面存在的问题视而不见,同时为本国肆意侵害他国人民人权和宗教自由的行径叫好;另一方面又伪善地打着“人权”和“宗教自由”旗号对他国的人权和宗教自由状况说三道四、颠倒黑白。他们推动上述涉藏法案的目的根本不是关心西藏人民的人权和宗教自由,因为他们根本不关心这个,当然也没有法理依据和道义资格对此说三道四,他们的目的是对中国打“西藏牌”,让西藏及广大藏区乱起来,借以对中国进行滋扰破坏、分化瓦解和战略遏制。

本次会议将持续到20日。今年的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定于20日举行,与会领导人预计将就亚太地区疫后经济恢复展开讨论,并启动2020年后合作愿景。(完)

在漠视自身存在的人权和宗教自由问题的同时,美国还在不断侵犯甚至残害他国人民的人权和宗教自由。美联社2018年11月14日报道,美国在也门发动的无人机战争已有16年,造成大量平民伤亡。仅在2018年的一次无人机袭击中,至少有30名死者是平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同年12月16日报道,战乱中的也门暴发大规模饥荒和霍乱,超过2200万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约8.5万名5岁以下幼童因饥饿和疾病等原因死亡。人们的生命安全都得不到保障,何谈人权和宗教自由。可以说,美国不仅不是什么“人权卫士”,反而是残害各国特别是广大发展中国家人民人权的刽子手,美国的肆意干涉、穷兵黩武是各国人民人权和宗教自由面临的最大威胁。

马来西亚是本届APEC会议东道主,其总理穆希丁致开幕词时呼吁亚太经合组织各成员经济体应支持多边贸易体系,坚持自由开放的贸易与投资;致力于数字经济发展;推动本地区普惠的包容性经济增长。

众所周知,历史上,西藏曾长期实行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三大领主”(官家、贵族和寺庙上层僧侣)不仅掌控着西藏的一切权力,而且掌握着对农奴的生杀予夺大权。领主们可以将农奴当作私产,随意用于赌博、买卖、转让、赠送、抵债和交换,如果农奴逃跑,就会被处以断足、鞭笞等惩罚。据统计,1959年民主改革前,十四世达赖喇嘛家族在西藏占有27座庄园、30个牧场,拥有农(牧)奴6000多人,每年在农奴身上榨取的青稞33000多克(1克约合14公斤),酥油2500多克,藏银200多万两,牛羊300头,氆氇175卷。在此制度下,除了“三大领主”,广大的西藏人民哪有一丝一毫的人权和宗教自由。当然,农奴制并非旧西藏的“专利”。在人类历史上,世界许多地方都曾存在过农奴制或奴隶制,如英、法、俄、美等国,这些国家直到18世纪末甚至19世纪中叶才从法律层面废除了农奴制或奴隶制。

18岁的奥多伊在赛季初签下了一份新的五年合同,周薪12万英镑,加上各项与表现挂钩的奖金,每周收入最高可达18万。不过本赛季至今,奥多伊只有过17次联赛出场,贡献不如亚伯拉罕。

西藏和平解放后,中国中央政府顺应世界潮流和西藏广大人民的呼声,于1959年在西藏进行了民主改革,彻底废除了西藏延续上千年的农奴制。世代遭受剥削和奴役的百万农奴获得了真正的人权和宗教自由,成为社会的主人。伴随着农奴制的废除,西藏的社会生产力也得到了最大程度的解放和发展。据统计,西藏全区2018年生产总值1477.63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1959年的1.74亿元增长了约191倍。在此过程中,西藏人民的人权和宗教信仰自由也得到了最大程度的保障。以西藏人民的人均预期寿命为例,据统计,西藏人均预期寿命从1959年之前的35.5岁,提高到目前的68.2岁。再以西藏境内的宗教活动场所为例,目前,西藏有宗教活动场所1787处,住寺僧尼4.6万余人,活佛358名;清真寺4座,世居穆斯林群众12000余人;天主教堂1座,信徒700余人。由此可知,如今的西藏人民不仅由民主改革前的农奴变身为当家作主的主人,其人权和宗教自由也得到了真正的保障,根本不存在“不断恶化”的情况,根本不需要麦克格文、鲁比奥、史密斯等人虚假的“关心”。

事实上,真正需要麦克格文、鲁比奥、史密斯之流关心的是美国人民的人权和宗教自由,真正需要反思和修正的是美国不断侵犯甚至残害他国人民的人权和宗教自由的恶劣行径。仅以美国境内的涉种族歧视仇恨犯罪为例,据《洛杉矶时报》网站2018年11月13日报道,美国联邦调查局发布的报告显示,2017年美国的仇恨犯罪创2001年以来的最大年度涨幅,上升超过17%;在7175起仇恨犯罪案件中,约60%的犯罪涉及种族歧视,近50%的受害者是非洲裔。宗教自由方面,依照美国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2017年初做的民调,美国75%的穆斯林成年人表示“美国境内有大量针对穆斯林的歧视”,这一观点得到了约69%的美国普通民众的认可。据英国《卫报》网站2018年10月22日报道,在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中,反穆斯林言论大幅上升,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候选人声称穆斯林天生暴力或构成迫在眉睫的威胁”,“将近三分之一的候选人呼吁剥夺穆斯林的基本权利或宣称伊斯兰教不是宗教”。

没有人会相信麦克格文、鲁比奥、史密斯等人的鬼话。事实胜于雄辩,中国境内藏族人民的人权和宗教自由不仅得到了保障,而且还在不断取得更大的进步。同时,美国也不是什么“人权卫士”和“救世主”,而是赤裸裸的“伪君子”,一方面对自己国内的人权和宗教自由问题视而不见;另一方面则不断侵犯甚至残害他国人民的人权和宗教自由。

他认为,为了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经济衰退,亚太经合组织各成员应该“走到一起,建设性地稳健前行”,并在经济复苏中发挥重要作用。

(作者:贾春阳,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

会议主办方、亚太经合组织工商咨询理事会主席鲁哈娜亦在会前新闻发布会上对记者表示,亚太经合组织成员经济体应继续致力于加强合作并保持市场开放。“我们要优先考虑有利于国际贸易的政策,抵制贸易保护主义。”

2019年9月,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主席、众议员麦克格文及共同主席、参议员鲁比奥分别在众议院、参议院提出该法案。同年12月18日,美国众议院外委会无异议通过该法案。依照麦克格文、鲁比奥的表述,他们提出该法案的目的是“加强美国对西藏人民争取人权、宗教自由和真正自治的支持”。该法案的联署支持者、众议员史密斯则宣称,“《2002年西藏政策法》生效以来,西藏的人权、宗教自由和环境状况不断恶化”,该法案及2018年通过的《对等进入西藏法》将向中国展示“藏人有权享有自由民主,而关心他们的命运及他们的文化和资源属于美国的战略利益”。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指美国政府在过去4年中不重视多边合作并采取贸易保护主义。他说,刚刚签署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是“非常好”的协议,展现了相关国家携手合作、共同发展的意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