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是急难险重越要经受住考验

“武汉,我们来了!”“我的爱人就是抗击非典的第一批队员,这次我也报名参加。”“抗击疫情,护佑生命!”据《人民日报》消息,1月27日19时许,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一支136人的北京市属医院医疗队登机,驰援武汉。这支医疗队全部来自北京市属各三甲医院,包括北京友谊医院、北京同仁医院、北京朝阳医院、北京积水潭医院等12家医疗机构。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中央层面连续不断对防控工作作出一系列重要部署。1月25日农历正月初一,习近平总书记主持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并作重要讲话,对疫情防控工作进行再研究、再部署、再动员;26日初二,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中央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会议,进一步部署疫情防控工作;27日初三,受习近平总书记委托,李克强总理赴武汉考察指导疫情防控工作;习近平总书记27日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干部团结带领广大人民群众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紧紧依靠人民群众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各个省份迅速行动、靠前指挥,不断出台一系列具体举措,同时,各条战线以实际行动进行不断支援,很多民众自发以捐口罩、捐款等方式尽自己的一份力。各方携手以最快的速度防控好疫情,以“人民战争”的决心和力度,共同打好打赢这场防控阻击战。

4. 设施的维护和清洁:

朱敏提交了“关于加强中小学生急救知识普及工作”的提案。她指出,目前北京市中小学通过急救讲座、活动展览等形式普及急救知识,取得一定成效。但总体来说,中小学校急救知识技能培训仍处于无固定课程、无系统内容、无固定教师的“三无”状态。而发达国家早已将急救课程分阶段纳入中小学课程体系,公众急救参与度是我国的10倍,成功率也大大增加。

去年,北京地铁2号线一名男性乘客心脏病突发,虽有地铁工作人员、急救人员抢救,仍未能救回,而记者没有在地铁站内找到AED。

不过,熊辉提醒,并不是配备了AED就万事大吉。“AED只是心源性猝死心肺复苏中的一个环节。使用之后,还要进行胸外按压。”他介绍,在普及AED的同时,更应该对公众进行基础心肺复苏流程的教育。熊辉所在的北大医院曾走进学校,向学生进行急救技能普及,记者了解到,北京市急救中心也会对地铁工作人员等开展培训。他认为,除了知识普及,还应增加实操机会,让公众真正能够上手操作。

应设置更醒目的提示 在抢救黄金4分钟内迅速找到

2019年9月20日,恭王府游客接待中心配备了AED急救设备。 资料图片/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

五分钟,是大脑对缺氧耐受的最长时间,也是心跳呼吸骤停患者抢救的黄金时间。身边的人如能第一时间进行院前急救心肺复苏,将为患者赢得一线生机。说到院前急救不得不提AED(自动体外除颤器)。AED又被称作“救命神器”,是一种能够抢救心脏骤停患者的简易设备。去年,协和医生在东单用AED抢救市民的事件被点赞。

12. 充分休息,饮用大量液体补充水分,不要吸烟。

来自少数民族界别的委员、阜外医院主任医师敖虎山统计发现,我国每十秒钟就有一人因为心血管疾病猝死,但由于公众对心肺复苏等急救知识的欠缺,这些患者错失最后的机会。

“AED在我国的普及主要存在三个现实问题,一是AED配置不足、二是急救知识普及度不高、三是施救者权益缺乏法律保护。”北京市人大代表孟令悦建议,通过立法推动AED的规范化布设,加大普及力度并对特定人群进行强制培训,同时,完善立法保护施救者的权益,并在适当情况下通过奖励机制鼓励更多人参与到施救中来。

其建议,在立法层面推动出台AED急救设备的强制性布设规范,将AED优先投放在地铁、机场、学校、火车站等人口流动量大的公共场所,并立法明确布设的标准、距离、数量等。除了布设固定AED,也可以在公安、城管、消防等特殊行业的机动车辆配备急救设备。“建议政府加大财政投入,制定相关的激励政策支持社会资本参与完善公共急救设施AED的配置。”孟令悦说。

新京报讯 北京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昨日开幕。今年,院前急救问题被不少代表委员所关注,市人大代表孟令悦建议,通过立法推动AED的规范化布设,通过奖励机制鼓励更多人参与施救。市人大代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急诊科副主任熊辉提出,应该加大心肺复苏与“好人法”的普及,让公众知道怎么救、并敢于施救。

昨日,北京会议中心,市人大代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急诊科副主任熊辉在演示如何进行心肺复苏。 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此外,针对AED标识不明显的问题,他认为,应在仪器上增加中文标识和适用症状的中文说明,设置更加醒目的位置信息和指引提示,让群众在慌乱的情况下,能在抢救黄金4分钟内迅速找到AED。

8. 将“如何正确洗手”和“咳嗽和打喷嚏礼仪”宣传海报张贴于明显位置。

“我们研究逐步增加AED。由各个单位负责配置,多大面积配多少台,也会有具体规定。”该负责人称,将来每个地铁站均要设置AED。

不久前“江苏监考教师猝死考场,学生无一人发现”的新闻让来自教育界别的委员、北京二十一世纪幼儿园总园长朱敏颇受触动,“令人震惊和心痛之余也折射出青少年急救常识匮乏、安全意识缺失、自救互救能力相对较弱的现状”。

相关部门应进行论证,对健身房等运动场馆,建议或要求配备AED装置,同时组织场馆工作人员进行相关的急救培训,并且持证上岗。” ——北京市政协委员、中日友好医院疼痛科主任樊碧发

越是急难险重,越要经受住考验。在这场严峻斗争的实践中,每个人都是战士,每个人都要经受历练,每个人都能尽一份力。五千多年的中华民族,经历过无数次大风大浪,面对急难险重,我们没有别的更好选择,只能在既有经验和规律的指导下,在克服一个又一个困难、解决一个又一个问题中,把各方面的工作做得更细一点、更扎实一点。

2019年5月6日,北京西站地区的“AED智能急救站”。 资料图片/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在今年的北京“两会”上,有委员提到,目前公众对心肺复苏等急救知识欠缺,建议加强院前急救科普,让急救知识进学校、进社区,将急救培训纳入志愿者社区服务活动内容,从小学开始学习相关健康、急救知识,中学、大学以急救技能的培训为主,让国民的急救技能普及在真正意义上成为现实。

北京市卫健委相关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透露,北京今年将发力推进AED的普及。“在相关条例中,提出公共场所要配备急救设备设施,但是一直以来,没有解决谁来配置的问题。”

二、 什么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为此,多名委员建议让急救知识走进校园和社区。

朱敏建议,将急救课程纳入中小学健康课程体系,并编写符合中小学各年龄特点、认知规律的急救教程。分年龄段统一教材和课程标准,保障急救课程质量和实效性。通过丰富的课内外模拟体验活动培养学生对急重症疾病的感性认识以及AED等常见急救设备的使用能力。

五、 人员集中机构行动指南

对于这场突如其来的重大疫情、急难险重的防控任务,我们一定会取得最终的胜利,但也要在这个过程中,真正把需要补的补上、把该完善的完善好,切实守护好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王凤标)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指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引起的肺炎,以发热、乏力、干咳为主要表现,少数患者伴有鼻塞、流涕、腹泻等症状。

2. 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可能使用独立浴室。没有条件时,每次使用后都要用消毒剂清洁浴室。

3) 保持工作场所通风。

冠状病毒是可以导致人类呼吸道感染的病毒族群。已经有四种冠状病毒在人群中传播,但很少使病程复杂化。有些冠状病毒更具攻击性,例如产生SARS和MERS的冠状病毒。但是,这些病毒在人类中的感染并不常见。

在国外,公共场所如市政府大厅等广泛设置AED,且普及率高,政府对普通市民、中小学生会开展操作培训。在国内,近年来AED也进入越来越多的公共场所,在意外事件中发挥作用。

6. 如果独自一人呆在房间里,不必始终戴着口罩,如有人进入协助,必须使用口罩。

含有碘或氯的清洁产品能够杀灭该病毒。

4. 如果人员出现新型冠状病毒可疑症状,需及时提供防护设备和卫生服务。

来自妇联界别的委员、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全科医疗科主任王以新建议,让院前急救科普、急救知识进学校、进社区,将急救培训纳入志愿者社区服务活动内容,从小学开始学习相关健康、急救知识,中学、大学以急救技能的培训为主,让国民的急救技能普及在真正意义上成为现实。

“如有不幸,捐献我的遗体研究攻克病毒”,武汉“95后小护士”获赞无数,感动人心;183封“请战书”,重庆大学3所附属医院全力奋战防疫前线;河南“小汤山”医院开建,要求工期不超过10天,分秒必争;医生父子隔防护玻璃彼此打气,是父子、更是战友;北部战区总医院千余名医务人员,申请参加疫情防控战斗,等等。一次又一次的刷屏、热搜,是共同努力的鲜明注脚,也是团结一心、共克时艰的真实写照。

卫生部门还将对相关单位人员进行培训,帮助其掌握AED使用与相关急救知识。

3. 如出现感冒症状的人员报告可能与确诊的冠状病毒病例接触过,或在14天内到访了可能传播这种病毒的地区,请引导其到最近的医疗中心进行相应的医疗评估。

“想救不敢救”怕担责 委员建议立法减轻施救者负担

他也建议,对警察等特殊行业从业人员、社区街道工作人员、公共场所服务人员等加强必备的急救知识培训,要求健身场馆、游泳馆等运动场所的工作人员、教练、救生员等必须掌握使用AED的知识。

那么,市民如何获悉AED的点位?据称,将来,AED位置将在首都之窗网站的相关服务地图上标注,面向公众公开。

2) 使用普通消毒剂,含70°酒精、市售氯溶液(每升水3滴)或其它有效的消毒剂每天至少两次进行清洁、消毒所有门把手、洗手间和工作设备(电话、键盘、鼠标,相关材料以及接触的任何表面)。

1) 所有卫生间都要有卫生纸、洗手液和一次性纸巾或电动干手器。

7. 定期召集人员监督计划执行和遵守情况,评估工作组绩效,并通报所有相关人员该病毒疫情。

6. 通过哥斯达黎加卫生部网站及时了解新型冠状病毒疫情。

13. 不要自我用药。

加快解决公共交通场所AED设备配置

AED点位将在首都之窗网站公开

熊辉介绍,AED自动体外除颤仪,在业内也被视作“傻瓜机”,AED在患者出现心源性猝死时可以用于急救、且非专业人员在培训后也可以掌握和使用,因此也被称作救命神器,被上升到比较高的地位。

10. 不接待访客。

四、 如何进行居家隔离观察?

4. 每天更换干净衣物。

冠状病毒通过动物传播给人类。对于这种新的冠状病毒,尚不清楚源于何种动物。通过咳嗽、打喷嚏等形成呼吸道飞沫传播,也可通过沾染病毒的物品传播。病毒在物体中的存活时间可能是几个小时。

去年上半年,新京报记者探访北京地铁、繁华商圈、体育馆、景点、高校共25个人流密集场所,发现仅9个场所配备有AED,其中地铁站均未发现安装AED,且市民对AED的知晓率也十分低。

2. 识别并引导出现“流感”或“感冒”症状的人员尽快到医疗中心问诊。

9. 对相关人员进行科普教育。

三、 如何预防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2. 根据哥卫生部发布的官方准则,及时报告卫生当局要求上报的信息。

9. 离开家后仅可前往医疗中心接受医疗护理,并需事先与中心工作人员进行协调。从您离开的那一刻起,直到您返回,都必须使用口罩。

11. 避免与孕妇,儿童,老年人,免疫力低或慢性病患者接触。

委员建议让院前急救科普、急救知识进学校、进社区,将急救培训纳入志愿者社区服务活动内容

养成良好的个人卫生习惯。讲究个人卫生,咳嗽或打喷嚏时用纸巾掩住口鼻,勤洗手,不用脏手触摸面部。避免与有呼吸道及其他相关症状的人员接触。少去公共场所,经常开窗通风,保持居室清洁,做好健康监测。

3. 提供紧急情况下应如何采取措施的官方信息。

“目前国内公共场所AED配置现状数量不足,北京等城市的AED配置水平虽然领先于其他城市,但由于急救知识的缺乏,在一些配有AED的场所,这一‘救命神器’也沦为摆设。”孟令悦说,以北京的机场为例,首都机场3个航站楼共安装AED69台,大兴国际机场安装有40台,但这些AED的标识和指示均不明显,公众知晓率低。

这一模糊地带将得到确认。近日,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组织召开了公共交通场所自动体外除颤器(AED)等急救设施设备配置工作推进会,试图加快解决火车站、地铁站、交通枢纽等公共交通场所自动体外除颤器(AED)等急救设施设备配置问题。北京市财政局、市交通委、市红十字会、中国铁路北京局集团有限公司、北京地铁运营有限公司等有关部门参加。

来自医药卫生界别的委员、北京世纪坛医院急诊科主任王真说,我国心肺复苏成功率仅有1%—2%,发达国家可以达到40%甚至50%,“原因之一就是大家不会救”。

7. 始终遵循“打喷嚏和咳嗽礼节”和正确的洗手方法。

1. 留在与其他人分开的独立房间中,始终保持房门关闭,并尽可能远离公共区域。

除了解决“怎么救”的问题,还应考虑到如何让公众敢于施救。据媒体报道,201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正式实施,第184条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该条也被称作“好人法”,从法律层面保护施救者。熊辉认为,这一规定应该让更多人知晓,以打消救人反被追责的担忧。

一、 什么是新型冠状病毒?

1. 实施和控制冠状病毒的预防措施。

“北京市对于健身房等运动场馆,心脏骤停的高发地点,并没有建议或要求配备AED装置的规定。现在去健身房等运动场馆锻炼身体是许多人的日常习惯,人们在剧烈运动时,全身耗氧量增加、交感神经兴奋、机体出汗和脱水导致体内电解质浓度发生变化,如果此时锻炼者的心脏再有异常,就极易发生心脏骤停,导致运动猝死。

3. 每天用温水和大量肥皂沐浴。

1. 不应对患有或曾经有“流感”或“感冒”症状或被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的人员有仇外或歧视态度。

“另一个问题是,虽然急救免责相关法规已出台,但公众认知度不高,很多人拿着急救设备不敢用,担心担责,我们要让更多人知道,救人是不用担责的,也希望救人反被起诉的情况不要再发生。”孟令悦说,除了完善立法保护抢救实施者权益,对抢救实施者予以免责保护,也建议设立相关奖励机制,在适当的情况下奖励抢救实施者,鼓励培养全民主动的互助意识。

1. 确认相关工作人员职责。

5. 与卫生部和公共交通部门协调制定有效的沟通计划。

8. 若因不可抗力离开房间,需始终使用口罩。

除了增配设备,这些AED也会纳入信息系统,和急救调度中心同步,该举措能够方便分析不同场所AED的使用频率,还能起到迅速呼叫的效果:“哪个点位使用AED了,救护车马上就来。”

多数病例潜伏期为7到8天,直到症状显现为止,也可能会持续长达14天。患有基础疾病的人更易成为重症病例。

1. 指定负责疫情的协调员和/或工作组。

普及AED的同时应加强心肺复苏流程教育

“AED的操作方法是很简单的,目前使用的仪器上也有相对应的图片和音频教学,即便是专业的AED培训,约4个小时就能完成并掌握使用。” 孟令悦说,可以拍摄制作急救的宣传视频,在机场及飞机、地铁列车、公交屏幕上滚动播放,使公众通过平时的认知学会AED的使用方法。

5. 最好每天更换床上用品。

本次“两会”上,院前急救、AED配置成为了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两位人大代表建议推动布设AED、加大急救培训力度。据悉,北京今年将增加公共场所AED数量,地铁站均要安装AED。多名委员建议,通过急救知识和急救设备普及等措施,加强院前急救,为猝死患者赢得急救黄金时间,并通过立法减轻施救者“想救不敢救”的后顾之忧。

2. 确定相关利益群体,特别是有特殊需求的群体并确定特殊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