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多家公司要换审计机构成绩不好换“阅卷老师”管用吗

“直播带来的不仅仅是高转化率,更带来了‘两升一降’,即销售额、满意度提升,咨询量下降,客服压力小了。”森马电商副总经理蔡一凡说。

直播带货成电商“新赛道”

看不对眼,会计所主动“炒”公司

得益于5G技术,直播不仅会更快更高清,甚至可以进行放大和缩小,看到商品更细节的部分,这有利于商品展示。淘宝内容电商事业部负责人俞峰认为,直播所能覆盖的领域将越来越广,并能增强用户和直播之间的互动性,甚至会出现AR、VR直播、互动直播等新型直播方式。

被审计机构告知“不再继续服务”的邦讯技术,实际上已站在了暂停上市的边缘。公告显示,邦讯技术2017年、2018年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的经审计净利润均为亏损。根据创业板相关规定,如公司2019年仍不能扭亏,则深交所可以决定暂停其股票上市。

同时,监管部门也对直播业态进行规范。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日前发布通知,要求网络视听电子商务直播节目和广告节目用语要文明、规范,不得夸大其词,不得欺诈和误导消费者。

此外,包括“保留意见”等在内的其他“非标”意见,也代表公司在财务和内控上存在着一定瑕疵。上市公司或审计师因对方被处罚或立案而进行的“避险式”更换,更是屡见不鲜。

去年5月9日,因在ST康美的审计业务中涉嫌违反证券相关法律法规,证监会对正中珠江会计事务所下发立案调查通知书。审计程序是否到位?成为叩在各家会计所和各位审计师心头的重重一问。

匆忙“换审”背后,天神娱乐刚将子公司嘉兴乐玩“踢出”报表。天神娱乐2019年12月24日公告,该公司原为嘉兴乐玩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42%。后由于嘉兴乐玩的第二、第三大股东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合计持股比例超过天神娱乐,导致嘉兴乐玩从天神娱乐的账面上“出表”。

沪深两市股票上市规则显示,若公司连续两年年报被出具的审计意见均为“无法表示意见”或“否定意见”,则可能将被暂停上市。这意味着,2018年年报让审计机构“无语凝噎”甚至“直斥造假”的公司,一只脚已跨入了退市的“门槛”。

更有甚者,“现任”不行找“前任”。珠江实业2019年12月31日公告,公司原审计机构大信因业务安排,无法配合公司的审计工作。而大华作为公司的前任审计机构,对公司的业务情况最为熟悉了解,因而拟重新聘其“出山”。大华给的报价也很良心。公告显示,包括财务报表和内控审计在内,此次审计的合计费用仅50万元。

——售后欠缺。一位消费者向记者表示,她通过直播购买了一件衣服,直播里说一周左右就能发货,结果两周还没有发货。客服回复称由于订单多,衣服仍在赶制。记者了解到,网红直播中存在不可控因素,比如销售之后产品不能如期生产、发货,从而造成大量退单。

上市公司最怕什么?退市。

不过,换“阅卷老师”或许能拯救合作时间过长的“相看两厌”,但想借此让“期末成绩”逆天改命,无异于痴人说梦。归根结底,要想平时成绩好,还得主业抓得牢,切实提升业绩才是夯实企业高质量发展的“压舱石”。

除了存在退市之虞的公司要临阵换将外,一些“剪不断理还乱”的公司,也有意引入新人来清点盘算。这些上市公司往往身负陈年旧账,如履薄冰,当期爆雷更是让这份“期末成绩单”的编写难上加难。

“非标”悬顶,换个中介试试

航天通信在4年前斥资逾10亿元收购的智慧海派,如今更像是一匹昂贵的“特洛伊木马”。2019年10月14日,公司首次自曝子公司智慧海派的一击“惊雷”。公司在对上交所的回复函中表示,智慧海派存在多项风险,包括应收款项出现大额逾期、存在业绩虚假、资金链断裂导致银行贷款和应付供应商款项出现普遍逾期等情形。

暂时找不到下家的暴风集团,卷入了新的“风暴”。公告直言,公司将按照相关规定尽快聘请新的审计机构,但由于人员流失严重和暂无合作的审计机构,公司存在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9年年报的风险。

据统计,一线电商主播的孵化公司已逾600家,其中不少都位于杭州。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认为,网红直播机构化、专业化的特征越来越明显,即从过去的UGC(用户原创内容)模式向PGC(专业生产内容)模式转变。

*ST康得日前披露的2019年三季报,则进一步加剧了市场担忧。公司董监高均表示,无法保证三季报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性。2019年7月,*ST康得收到证监会下发的《事先告知书》,公司触及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可能被实施强制退市。

直播电商创造消费增量,成为拉动内需的重要驱动力,成为新国货品牌成长的快速通道,一些新职业、新就业应运而生。与此同时,夸大宣传、数据注水、售后欠缺等问题仍然存在。一些消费者反映,有些主播在带货时涉嫌传播虚假广告,出现货不对板等问题——

另外,“同病相怜”的欢瑞世纪、*ST仁智等公司,也在近期宣布撤换2019年年度审计机构。

此前,ST围海曾上演了持续近两个月的管理层与大股东“宫斗”戏码。随着以实控人之女冯婷婷为首的新管理团队成功上位,这场闹剧才告一段落。

业内人士分析,很多人看到直播这门生意赚钱快,一拥而上。由于团队不成熟等原因,频频出现问题。

因2018年年报披露违规,天神娱乐前任会计所中审众环被大连证监局出具了警示函。又到一年审计时,2018年的“巨亏王”天神娱乐这次选择了改聘大华所。

在董监事会经历全面洗牌后,ST围海的审计机构也要“履新”。ST围海今年1月2日公告,公司原审计机构天健所已连续多年为公司提供审计服务,现因公司董事会调整,拟改聘立信所。

多个传统行业,都因“嫁接”直播而发生变革。浙商创投行业高级分析师骆航宇举例说,图文时代翡翠玉石很难在网上销售,但直播可以满足独特的销售需求,用手电筒在背后打光,看到透光度,销量猛增。

年报的“盖头”即将掀起,与其忙着在审计中掩丑扮靓,不如扎实主业让“容光”焕发。

年底审计,既是一家上市公司选“施工者”和“检测方”的活,也是一个会计所挑服务对象的过程。正值审计机构夜以继日、加班加点之时,好几家上市公司就被原来的会计所“婉拒”了。

记者注意到,多家电商平台已着手整治。淘宝直播引入了“人工智能”识别技术、品质分等功能,并与原有的商品、商家治理体系结合,保障消费者合法权益;蘑菇街设有专业反作弊团队,打击不正当竞争。

曾经多风光,如今多仓惶。当初最高市值达400亿元的互联网巨头,目前员工仅剩10余人,且公司资金状况紧张。今年1月10日,公司再度提示存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

问题频现整治亟需跟上

从消息面上来看,公司正深受逾期债务、大股东股权司法冻结、子公司股权冻结所累。截至2019年11月29日,长城影视新增到期未清偿债务4.21亿元。更具戏剧性的是,公司实控人赵锐勇及其子赵非凡,日前被杭州中院开出了高达1307.69万元的悬赏令,以追索财产。

开个直播间,农民就可以面向全国销售自家农产品。阿里巴巴数据显示,2019年天猫“双11”共有2万场村播,还有40多位县长直播吆喝当地农货。

剪不断理还乱,换个中介来把关

究竟是合作太久奈何“相看两厌”,还是早有龃龉但求“先发制人”?细辨这些挥别“审计老拍档”的上市公司:ST打头的不少,年内爆雷的不缺。其中,2018年年报曾被出具非标意见的公司,成为最渴望“换一任”的群体。

多位专家认为,直播电商创造消费增量,成为拉动内需的重要驱动力,成为新国货品牌成长的快速通道,一些新职业、新就业应运而生。

“虽然不排除一些变量因素,比如审计团队的人员流动等。但综合来看,若公司本身质地存在问题,那么无论是主动选择还是被动变更,都会在结果上呈现为更密集的变动。事实上,过于频繁的中介变动对于审计工作的开展肯定是不利的,尤其是在时间非常紧迫的情况下。”前述会计师进一步表示。

深交所火速追问该事项对于公司后续业务开展,及对今后财务状况的影响。另外,因收购形成的4.36亿元商誉,也成为监管关注的重点。2019年三季报显示,截至期末,天神娱乐的商誉为25.28亿元,而净资产仅有15.91亿元。

2019年,直播带货成为各大电商重点营销板块,淘宝、京东、蘑菇街、快手、抖音、唯品会等纷纷加入这一新的电商赛道。

但公司的考验远未结束。由于控股股东违规操作等问题,ST围海涉及违规担保7.23亿元。另据2019年三季报显示,ST围海2019年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51.72%。2018年,天健所为ST围海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在广东省德庆县双华食品厂,梁碧华在做网络直播推销“德庆醡”。“德庆醡”是当地的传统小食,为推销“德庆醡”和德庆地方特产,梁碧华在抖音和快手等短视频社交软件上开通了账号。 本报记者 高兴贵摄

整改问题不易,换家审计机构不难。手握150亿元货币资金,却还不起10亿元债券的*ST康得近日公告,拟更换年度审计机构,终止与瑞华所的合作,并改聘中审众环。而在此一周前,公司刚刚公告,拟聘任容诚为2019年度财务审计机构。

账上300亿元货币资金不翼而飞的ST康美,也加入了年末换审计机构的队列。2019年11月20日,公司公告,根据业务发展和未来审计的需要,拟改聘立信所为公司2019年度财务及内部控制审计机构。

坏消息不断的长城影视也于今年1月3日公告,原审计机构瑞华所已连续多年为公司提供审计服务,现根据公司战略发展需要和年度审计工作安排,改聘中天运所为2019年年审机构。

中介机构一换再换,坐实财务造假的*ST康得,处境颇为尴尬。公司2018年年报被瑞华所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有资深会计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康得新案后,敢于接棒瑞华所承接公司审计业务的会计所需要承受相当的压力。

“由于核算账户资金时存在错误,造成货币资金多计299.44亿元。”公司2018年内部控制审计报告被出具否定意见。ST康美在2019年年报季扔下的重磅炸弹,如今余震犹在。

2019年10月31日,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航天通信正式被证监会立案调查。随后,航天通信公告称,公司股票可能将面临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风险。

暴风集团2019年11月公告,由于大华会计所的业务规模进一步扩大,2019年报审计业务繁重,在时间和人员安排等方面已不能充分满足公司的需求,特告知辞去公司审计会计师。

2019年最后一天,航天通信抛出了变更会计师事务所的公告,公司拟将2019年度财务和内控审计机构由瑞华所变更为立信所。

直播也催生了不少新职业。从主播、网红,到他们背后的经纪人、场景包装师、直播助理、直播讲师等,因电商直播而兴起的职业已有数十种。

从账面来看,智慧海派2016年至2018年净利润分别占航天通信合并报表的133.51%、142.95%和106.17%,可谓公司的中流砥柱。

无独有偶,邦讯技术1月10日晚公告,收到北京兴华的告知函,后者将不再作为公司2019年度审计机构提供审计服务。为保证2019年度审计工作正常开展,公司拟聘请立信中联会计师事务所。

除了主动换,也有被婉拒的。“两情相悦”、双向选择的机制下,不少上市公司反被中介“炒”。某资深会计师告诉上证报,上市公司审计机构变动不外乎几种原因:一是到期,上市公司需定期更换审计师;二是分歧,审计师与公司管理团队有不同的意见;三是避险,上市公司或审计师因对方被处罚或立案,为避免受影响而进行更换。

——夸大宣传。“直播里说,所有榴莲都是熟的,刚刚好,拿到就可以吃,我心动下单了,没想到拿到后打开是非常生的,宣传和实际产品严重不符。”消费者王熙媛抱怨。

从农货直播助推扶贫,到公益直播带动爱心,再到法院直播法拍创新纪录,直播业态全面爆发,成为新的流量入口。然而火热的背后,电商的新老问题在直播行业不断出现。从“野蛮生长”到“补缺自省”,部分直播电商需要在“祛火”和“纠偏”中谋求发展。

钱给得不多,身上“窟窿”却不少。珠江实业于去年10月收到广东证监局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监管在现场检查中,发现公司2018年半年报和三季报存在合并报表会计差错、重大对外投资项目未及时披露、重大对外投资项目进展情况未及时披露等多项问题。此外,公司2019年前三季度的归母净利润同比锐减84.48%,扣非后净利润亏损1.65亿元。

目前,直播业态覆盖了包括美妆、服饰、食品、家居、数码家电、汽车等在内的几乎所有行业。而主播群体中,一种是品牌、商家自己开设直播间,另一种是专业主播。专业主播来自不同行业,使用专业知识为消费者挑选、推荐商品,由此形成在消费领域的权威声音,影响消费者。

(文/新华社记者 张 璇 王俊禄)

——数据注水。一位业内人士说,愿意冒风险就愿意去刷量。流量是第一步,转化率是第二步。网红直播的收入,跟流量有一定关系,但最终还是要看转换率。记者在网络上搜索关键词“翻量工具”,淘猫流量、流量猎手都在其官网上提示,可以提供直播刷量服务。一位流量猎手平台的客服介绍,增加1万的观看量价位在400元至500元,并且声称是增量数据,不会被平台查出造假。

年报战鼓已擂响,上市公司却扎堆换“拍档”。自2019年12月以来,已有70余份A股公告涉及更换会计师事务所事项。

直播拉动内需提升就业

尽管直播带货风风火火,但夸大宣传、数据注水、售后欠缺等问题仍然存在。一些消费者反映,有些主播在带货时涉嫌传播虚假广告,出现货不对板等问题。

边看直播边“剁手”,已经成为很多人新的网购方式。行业研究机构艾媒咨询发布的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将超5亿,四成受访的直播用户会选择购买明星或网红电商直播推荐的产品。淘宝直播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淘宝直播引导成交超千亿元,带货同比增速接近400%,可购买商品数量超过60万款。